聖經真理

在危險的日子持守信望愛

在危險的日子持守信望愛--從帖前、後看基督徒與末世
周俊傑(BNT317帖撒羅尼迦前後書,中華神學院神學學士科)

〔注:可能部份電腦不能瀏覽原文字體〕

引言
  「門徒暗暗地來說:『請告訴我們,甚麼時候有些事?你降臨和世界的末了有甚麼預兆呢?』耶穌回答說:『你們要謹慎,免得有人迷惑你們……』」太廿四12
  數年前,曾有一套以聖經預言及啟示錄為創作背景的末世小說系列:《末世迷蹤(Left Behind)》[1],在美國,甚至在香港基督徒群體大為流行,每八個美國人就有一人在閱讀。自「九一一」事件後,該書已售出六千二百萬冊。而最後一冊《榮耀再臨(Glorious Appearing)》出版以後即登上《紐約時報》暢銷書排行榜第一名的位置。而《美國新聞周刊》一項特別民意調查,有如下結果:「美國人有74%相信魔鬼確實存在,55%相信忠心的基督徒在耶穌基督再來時會被提到天堂,36%確信啟示錄是有關將來的真實預言。」
  無論是在那一個時代,人,也希望對未來有所認識。而世界的災難、時局的動盪、恐怖主義的興起,更令不少人反省:「這世界要結束了嗎?」作為盼望主再來的信徒,我們也不禁會像昔日門徒那樣向主提問:「你降臨和世界的末了有甚麼預兆呢?」究竟,那日子有甚麼預兆呢?耶穌如何再來呢?我們應該作甚麼呢?
  初期教會的信徒,包括保羅在內,都深信基督會在他們還活著的時候再來(帖前四15-18、林前十六22)。換句話說,他們是堅定的相信「主必快來」。可是,當一年復一年,遲遲也未見主的回來,信徒的信仰因而產生種種疑問,這正是昔日帖撒羅尼迦教會的情況,也或許是我們今天的情況。當日,保羅於第二次宣教旅程中看見馬其頓異象後,便將福音帶進了歐洲,帖撒羅尼迦教會可以說是保羅建立的第二間歐洲教會。後來,因不信的猶太人的聳動,只能在帖撒羅尼迦逗留了約三週,以致未能充分講解真理,其中亦有關基督再來的事[2]。帖撒羅尼迦教會信徒有不少優點,卻因著對主再來缺乏認識,以致產生不必要的恐懼,更受著假道理的迷惑。「不必要的恐懼」、「假道理的迷惑」,正影響著不同時代的信徒。帖撒羅尼迦書信,可以說是最早期詳細談及有關末世教導的系列書信[3],本文嘗試透過這套最早期的「末世系列」,重尋今天我們迷失了的方向與盼望。

一、那日子──危險不信的時代
  「我勸你們:無論有靈、有言語、有冒我名的書信,說主的日子現在到了,不要輕易動心,也不要驚慌。人不拘用甚麼法子,你們總不要被他誘惑;因為那日子以前,必有離道反教的事,並有那大罪人,就是沉淪之子,顯露出來。」帖後二2-3

1. 主的日子,現在到了?

  帖撒羅尼迦城的信徒(下稱帖城信徒),滿有信心和榜樣,保羅也常為他們感恩:「我們為你們眾人常常感謝神,禱告的時候提到你們,在神我們的父面前,不住的記念你們因信心所做的工夫,因愛心所受的勞苦,因盼望我們主耶穌基督所存的忍耐。」帖前一2-3;「甚至我們在 神的各教會裏為你們誇口,都因你們在所受的一切逼迫患難中,仍舊存忍耐和信心。」帖後一4。「災難」,是我們對末世的印象,末世的災難可以分為兩個層面:1)屬世上的患難逼迫;2)屬靈裏的欺騙迷惑。面對屬世上的患難逼迫,帖城信徒似乎已掌握了秘缺:「信心」、「忍耐」,而帖撒羅尼迦書信也沒有在「屬世上的患難逼迫」層面多加描述。然而,保羅卻提醒帖城信徒要關注末世災難的第二個層面──「屬靈裏的欺騙迷惑」。「動心」、「驚慌」表達了帖城信徒受到了欺騙迷惑影響,而這個能使帖城信徒陷入紊亂不安之中的,就是「主的日子現在到了」的宣稱。馮蔭坤博士指出,這宣稱的意思是:「主的日子」所指的那段時間已經開始了,信徒已活在「主的日子」裏[4]。這「基督已來」的宣稱,是末世一個明顯的現象。現在教會也常有人發出類似的大話,擅自預測主再來的日子。這種現象會透過「靈」、「言語」、「冒……名的書信」而顯露。可見這是一個屬靈的迷惑,並且是以屬靈的姿態宣稱(參馬太福音廿四23-27)。

  Frame指出:這種宣稱,會導致一些怯懦的人更加沮喪,一些懶散的人更加愛管閒事[5]。而這宣稱亦暗示:帖城信徒已經錯過了機會,未能趕及與主相會!保羅也指出這迷惑的危險,並加以澄清類似的混淆:「我勸你們……不要輕易動心[6],也不要驚慌[7]」。

2. 離道反教,沉淪之子!
  「因為那日子以前,必有離道反教的事」,呂振中譯本為「因為必先有叛教之事,然後那日子纔來到」[8],保羅要指出「那日子」以先,必有事件會發生--「離道反教的事(ajpostasiva)」。「ajpostasiva」最使人滿意的翻譯為「背叛」或「反叛」[9],新約只用過兩次[10]。這「最後反叛」是指那日子之前,人類整體會劇烈地公然違抗神的權柄,不虔敬的事會在世上普遍增加。情況更影響及「震動」教會。
  那日子,有另一個與「背叛」的關係錯綜複雜的事件:「那大罪人」顯露出來。「大罪人」即「不法者」[11](新譯及呂譯採用「不法之人」的翻譯),保羅沒有直接指出這不法者是誰(有不少學者認為是敵基督),但保羅卻卻提供了這「不法者」顯露的特徵和行動。

「不法者」的特徵
  保羅在帖後二4,指出「不法者」三方面的狂妄:
  i.        「抵擋主」
  ii.       「高抬自己,超過一切稱為神的,和一切受人敬拜」
  iii.      「甚至坐在神的殿裏自稱為神」

「不法者」的行動

  保羅在帖後二9-10,指出「不法者」有兩方面的行動:
  i.       「這不法的人來,是照撒但的運動,行各樣的異能、神蹟,和一切虛假的奇事」
  ii.      「並且在那沉淪的人身上行各樣出於不義的詭詐」
  歷代有不少對「不法者」的猜測[12],筆者以為關注牠的特徵較為重要,也不應局限「不法者」為人物化的反思。筆者認為這「不法者」應為由基督信仰而出的邪靈勢力。可能是個人,也可能是一種強化屬靈經驗的運動。

「不法者」的結局
  保羅稱這「不法者」為沉淪之子,「沉淪(ajpwvleia)」聖經有六次翻譯為「滅亡」。保羅已表示,這「不法者」是註定要被毀滅的[13]。因為在末後,「主耶穌要用口中的氣滅絕他,用降臨的榮光廢掉他」帖後二9。亦即是啟示錄第十九章11-21節描述的情景。


3. 攔阻他的,將被除去……
  保羅提醒帖城信徒,那「不法者」現今正受著攔阻;「攔阻」,新譯本為「箝制」。究竟這「箝制」的是甚麼?從第6節,此乎告訴我們當時教會早已受了保羅的訓示,知道那「箝制的」是誰。歷代對此也有不少分歧:
  i.      以為「箝制的」是指羅馬帝國;因為保羅的時代,教會避免正面論及羅馬的政權。[14]   ii.     也有主張「箝制的」是神的福音,即是說福音要傳遍天下,然後「不法者」才顯露。
  iii.    張永信牧師指出「箝制的」最合理解釋,是指與「不法者」相反,能維持法紀的政治體,或維持法紀的國家或人[15]。
  iv.    馮蔭坤博士曾列出七方面的可能性[16],分析後認為「箝制的」提指天使,他受神命阻止不法者的出現,直到傳福音的工作完成。那時天使照神的吩咐「撤離現場」,然後不法者便出現。
  v.     也有一主張為「聖靈」,當教會被提之後,聖靈便不復在地上,這便是「不法者」顯露的時候。
  筆者以為這「箝制的」應是指靠「聖靈」而活的勢力,若假設「不法者」是指「邪靈勢力」,「不法者」是照撒但的運動行事。相對之下「箝制的」則按著神的真理行事,應指為「聖靈」或「靠聖靈行真理」的運動(不是靈恩運動)。
  無論如何,我們知道末世有危險的迷惑,但當中亦有神的恩典及保守。我們也當靠著這份恩典,警醒謹守。


二、那日子──信徒持守信望愛
  「所以我們不要睡覺像別人一樣,總要儆醒謹守。因為睡了的人是在夜間睡,醉了的人是在夜間醉。但我們既然屬乎白晝,就應當謹守,把信和愛當作護心鏡遮胸,把得救的盼望當作頭盔戴上。」帖前五6-8

1. 等候基督,從天降臨
  「等候他兒子從天降臨,就是他從死裏復活的─那位救我們脫離將來忿怒的耶穌。」帖前一10。
  基督教我們脫離了將來的忿怒。在那日子,主要從在火焰中顯現並施行審判:「那時,主耶穌同他有能力的天使從天上在火焰中顯現,要報應那不認識 神和那不聽從我主耶穌福音的人。他們要受刑罰,就是永遠沉淪,離開主的面和他權能的榮光。」帖後一7-9。聖經描寫基督第二次的再來是大有榮耀的降臨。對信徒那是拯救和榮耀的日子(「在他聖徒的身上得榮耀」,帖後一10),對不信的世代卻是審判和災禍的日子(「他們要受刑罰,就是永遠沉淪」,帖後一9)。「永遠沉淪」是指甚麼呢?「沉淪(o[leqro")」這個字在新約出現四次[17],而在帖撒羅尼迦書信則出現兩次;「人正說『平安穩妥』的時候,災禍忽然臨到他們,如同產難臨到懷胎的婦人一樣。他們絕不能逃脫。」帖前五3。另外兩處則譯為「敗壞」。那日子,不信者要如何「敗壞」及「敗壞」呢?保羅透過「離開」說明「沉淪」--「就是離開主的面和他權能的榮光(新譯本)」;並且,這「沉淪」是在人正說平安穩妥的時候臨到。那時候,人的結局已經定了。「永遠」代表了一切已成定局,斷不會有「翻案」的一天。
  那日子,主耶穌「要在他聖徒的身上得榮耀」;如果沒有基督的救贖,所有人也只有一個結局──「敗壞」,離開主的面。希奇的事,當主再來的敗壞罪人的時候,信的卻被拯救到成為聖潔無瑕,與主永遠同在(帖前四17b)。按照保羅的描述,那時將有「呼叫的聲音和天使長的聲音,又有神的號吹響」帖前四16。斯托得牧師形容這個時候是「驚人,無可抗拒,多元、重複的特質」[18]。這是何等榮耀的日子。

2. 不要睡覺,總要儆醒
  當我們仰望主的日子,保羅提醒我們「當用這些話彼此勸慰」帖前四18。「這些話」當然是指上文論及主再來的盼望。信徒應當常用主再來的事互相勸勉,保羅說我們卻不在黑暗裏。保羅指出,主的日子不會出其不意地突然臨到我們。黑暗是小偷活動的範圍。信徒既然不在黑暗裏,就不用擔心賊會臨到。保羅強調我們的身份是「光明之子」,是「白晝之子」。所以,更當警醒謹守,不要像「屬黑暗……屬幽暗的」(五5)、「沒有指望」(四13)的人一樣,彷彿是睡了、醉了。「睡覺(kaqeuvdw)」在保羅書信用了五次,但卻有四次用在此段--五1-11。「睡」、「醉」,都是「屬黑夜」、「屬幽暗」之人的生活情形。保羅在羅馬書十三12說:「黑夜已深,白晝將近;我們就當脫去暗昧的行為,帶上光明的兵器。」雖然我們身邊的人順應黑暗的潮流而生活;但我們既然有著「白晝之子」的身份,就應當謹守。

3. 成為聖潔,無可責備
  「又願主叫你們彼此相愛的心,並愛眾人的心都能增長、充足,如同我們愛你們一樣;好使你們當我們主耶穌同他眾聖徒來的時候,在我們父 神面前,心裏堅固,成為聖潔,無可責備。」帖前三12-13。甚麼是保羅的盼望、喜樂、可誇的冠冕呢(帖前二19)?豈不是帖城信徒的信心得以堅固,愛心增長,以致在主面前,成為聖潔、無可指摘。我們應該怎樣持守呢?「把信和愛當作護心鏡遮胸,把得救的盼望當作頭盔戴上。」帖前五8。這裏與林前十三章13節之次序有所不用,陳終道牧師說:「『信』是在意念上堅定我們向神的心,『愛』是在情感上堅定我們向神的心,『望』是在思想上使我們以天上的事為念。……心意的堅定和揀選,是會影響我們的思想的。向神的心不堅定,我們的思想便很容易被這世界的思想所同化;向神的心意堅定,我們的思想便日漸被聖經的思想所同化而以天上的事為樂了![19]」在保羅的書信中,有許多次把基督徒比喻為「軍人」;「軍人」期盼著最後的勝利,在這個等待時期,佩帶「武裝」就是「軍人」時刻要預備的。我們知道「主必快來!」但願我們也有使徒約翰的回應「主耶穌阿、我願你來!」並且,佩帶著「信」、「望」、「愛」。

結論
  不少信徒關注的末世論,都專注於探討主再來前一段短時間所要發生的事情,而聖經中的末世觀,卻是指基督首次降臨地上(特別是他復活後),所帶來的新時代(參林前十11,來一2、九26,雅五3,彼前一20)。這個只關注「末日」[20]的視野,往往只為了滿足好奇心,令我們缺乏了對末世的承擔、異象及警覺。保羅教導帖撒羅尼迦城信徒的末世觀,是期望他們站立得穩,由如何在現實中經歷末世,至盼望那將要來的末日。
  「……惟有忍耐到底的,必然得救。這天國的福音要傳遍天下,對萬民作見證,然後末期才來到。」太廿四13


註:

  [1] 末世小說系列,作者:Tim LaHaye (黎曦庭)、Jerry B. Jenkins (曾健時),中文版由福音證主協會出版;共有12冊,分別是Left Behind (末日迷蹤), Tribulation Force (亂世奇兵), Nicolae (終極魔星), Soul Harvest(奪靈大戰), Apollyon(地獄軍團), Assassins(奪命時刻), The Indwelling(不死之謎),The Mark(獸印風暴), Desecration(末世狂魔), The Remnant(災難餘生),Armageddon(最後反擊)及Glorious appearing(榮耀再臨)。由於這系列太受歡迎,不單推出了英文兒童版本 (Left behind: the kids),最近更推出了前傳: The rising : Antichrist is born before they were left behind。
  [2] 詳見使徒行傳十六1至十八5
  [3]保羅於AD50-51寫成《帖前》及《帖後》,而第一封寫的書信是加拉太書,約於AD48-49成書;但加拉太書卻沒有談及有關末世的教導。雖然,約AD49成書的雅各書,也有教導信徒對主再來當有的態度(雅五7-9),但卻不是詳細地談論。
  [4] 參馮蔭坤:《天道聖經註釋‧帖撒羅尼迦後書》,151。
  [5] 參《活泉新約原文解經‧卷八》,172。
  [6] 「動(saleuvw)」在保羅書信裏只出現這一次,新約另外出現十四次:太十一7,廿四29;可十三25;路六38、48,七24、廿一26;徒二25、四31、十六26、十七13;來十二26-27(三次),指蘆葦被風「搖曳」(太十一7,路七24),及被「震動」,例如:天上的萬象「震動」(太廿四29,可十三25,路廿一26)。
  [7] 「驚慌(qroevw)」亦是在保羅書信裏只出現這一次,新約另外出現二次:太廿四24,可十三7。也是用於對末世的教導。
  [8] 馮蔭坤博士指出,全句原本應以條件句子的形式出現:「因為那日子不會來到,除非那離道反教的事先臨」。參馮蔭坤:《天道聖經註釋‧帖撒羅尼迦後書》,161。
  [9] 參馮蔭坤:《天道聖經註釋‧帖撒羅尼迦後書》,167。
  [10] 另一處:使徒行傳廿一21
  [11] 早期的抄本均作「不法之人」。參張達民、郭漢成、黃錫木著:《情理之間持信道》,第270頁短註。
  [12] 馮蔭坤博士列出十種歷代猜測。參《天道聖經註釋‧帖撒羅尼迦後書》,185~192。
  [13] 參《活泉新約原文解經‧卷八》,175。
  [14] 特土良(Tertullian)似乎是第一位作這樣宣布的教父:「除了羅馬帝國以外,還有甚麼阻撓呢?」參斯托得:《聖經信息統列--帖撒羅尼迦前後書》,196。
  [15] 參張永信:《從預言看末世》,126。
  [16] 1)羅馬帝國或政府;2) 法治的原則;3) 撒旦;4)邪惡的力量;5)神;6)福音傳給萬民的事實;7)天使。參《天道聖經註釋‧帖撒羅尼迦後書》,210。
  [17] 分別為:林前五5;帖前五3;帖後一9;提前六9。
  [18] 參斯托得:《聖經信息統列--帖撒羅尼迦前後書》,119。
  [19] 引自陳終道:《新約書信讀經講義‧帖撒羅尼迦前後書》,142~143。
  [20] 有關「末世」及「末日」的不同,可參陳若愚〈「末世」與「末日」的張力〉,《時代論壇》,第192期,1991年5月5日。


 

  參考書目
   張永信:《從預言看末世》。香港:福音證主協會,1992。
   胡里昂:《聖經與末世事件》。香港:天道書樓,1980。
   斯托得:《聖經信息系列‧帖撒羅尼迦前後書》。台北市:校園書房出版社,1999。
   馮蔭坤:《天道註釋‧帖撒羅尼迦前書》。香港:天道書樓,1989。
   馮蔭坤:《天道註釋‧帖撒羅尼迦後書》。香港:天道書樓,1990。
   陳終道:《新約書信讀經講義‧帖撒羅尼迦前書》。台北市:校園書房出版社,1976。
   張達民、郭漢成、黃錫木:《情理之間持信道》。香港:基道出版社,2003。
   馮蔭坤:《明道研經叢書‧帖撒羅尼迦前書》。香港:明道社,2004。
   章力生:《系統神學‧末世論》。香港:宣道出版社,1991。
   詹正義,主編:《活泉新約希臘文解經‧卷八》。香港:美國活泉出版社,1999。
   陳若愚:〈「末世」與「末日」的張力〉,《時代論壇》,第192期,1991年5月5日。 

 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Back to top button